<del id="pllpl"></del>

        美妝巨頭暗中押注,合成生物學遇上新風口

        摘要

        美妝會誕生「十億美元分子」嗎?

        美妝巨頭加速投資合成生物學領域,這個以「技術牛、不賺錢」而聞名的產業,正在煥發新的活力。

        8 月初,日本美妝巨頭資生堂斥資近億元,投資了一家重組膠原蛋白原料公司,這是資生堂在華設立的資悅基金的首筆投資。后者研究的是當下美妝領域的熱門材料,重組膠原蛋白利用基因工程技術,把人體膠原蛋白的 DNA 構建到菌種,再通過工程菌發酵,生成與人同源膠原蛋白。

        另一家美妝巨頭歐萊雅也在中國成立了投資基金,重點布局上游原材料。通過舉辦「美妝科技創造營」,歐萊雅更早就在嘗試與合成生物學企業合作。今年 7 月,歐萊雅聯合投資機構和 2020 年度冠軍藍晶微生物共同發起「天工開物」生物經濟產業加速平臺。

        不僅創業公司在這個領域大顯身手,一些老牌合成生物學公司也在向這個領域轉型。

        沉寂了近 10 年的合成生物學鼻祖 Amyris,業務重心轉向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產品上之后,交出了增長明顯的成績單。從 2022 年前兩個季度來看,以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為主的消費者業務,營收分別達到了 3460 萬美元、4300 萬美元,同比增長 121%、108%,成為營收增長的主要貢獻來源。

        前沿技術的落地,不僅需要大量資金的投入,更需要合適的商業場景支撐。合成生物學商用化的歷史只有不到 20 年,曾經人們將答案寄希望于「石油」,今天來看還需要更長的時間。這樣的背景下,異軍突起的「化妝品」給了這個行業新的希望,而對于大而不強的中國化妝品產業來說,這次材料升級,也意味著新的機會。

         

        01 從生產「石油」,到制造「擦臉油」

         

        合成生物學被認為是計算機、工程學與生物學的交叉領域,其本質是讓細胞按照人類的需求,來生產物質;科學家嘗試在基因層面進行設計和篩選,來控制細胞代謝和生產過程。

        作為一種應用廣泛的技術,人們期待它改寫各種物品的生產方法。根據麥肯錫統計,生物制造的方式可以覆蓋 70% 化學制造的產品。

        小小的化妝品并不是生物合成公司們的「首選」,他們最初看上的是石油這個人類工業文明的基石。

        2010 年夏末,Amyris 在納斯達克敲鐘。華爾街相信隨著清潔能源時代的到來,這家公司展示的「生物煉油技術」有著廣闊的前景。上市后 Amyris 的股價從發行價的 16 美金一路飆升至 31 美金,市值一度超過超過 10 億美元。

        12 年過去,這被視作經典的失敗案例——實驗室技術沒有通過商業檢驗。Amyris 的技術是利用生物合成法,用法尼烯分子生產生物石油。同樣的產品,在實驗室里生產 50 升很順利,但在巴西的大規模工廠生產 5000 萬升時,就會出現科學家難以控制的變量。

        另一個明星公司、2021 年上市的美國合成生物學公司 Zymergen 同樣盯準石油材料,其使用的是一種可以用來于電子屏幕的柔性薄膜 Hyaline。但與 Amyris 一樣,Zymergen 也在工業化量產時遇到了困難,其產能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

        生物合成的生產方式符合可持續生產的趨勢,只是對于柴油、電子行業而言,眼下未必比傳統生產方式更有競爭力。

        Amyris 于 2016 年退出柴油、潤滑油、聚合物塑料、清潔劑業務。將戰略聚焦于化妝品、香料、醫療保健與食物這三個板塊。

        在戰略調整前一年,公司推出了化妝品牌 Biossance TM,主打 Clean Beauty 的概念。這也是 Amyris 目前旗下 5 個主要自有品牌中運營最成功的一個。

        支撐起這一品牌的是已經在護膚界得到廣泛認可的成份:角鯊烷。后者具有保濕、修復屏障受損的功效,被稱為「護膚萬金油」。在此之前,護膚界已經有主打這一成份的明星產品。

        Amyris 的自有品牌家族

        在化妝品領域,關注功效成份的消費習慣已經成熟。在這一背景下進入化妝品,生物生產的方式為其帶來優勢。Amyris 依靠生物柴油時的成份法尼稀,經過簡單轉化得到角鯊稀,最終得到角鯊烷。這種生產方式比起植物提取,在成本和產能上都有明顯優勢。

        商業模式上,除了打造自己的品牌的 DTC 模式,作為原料生產商,Amyris 也向歐萊雅、雅詩蘭黛等行業巨頭提供原料。公司 CEO 在 2022 年 Q1 的財務會上表示,目前角鯊烷這一成份已經達到了 70% 的市占率。

        而選擇打造自己的品牌,也是為了獲得更高的利潤空間。CEO 曾表示:把一公斤角鯊烷直接賣給消費者時,每公斤能賺 2500 美元,而把它賣給另一家美容公司時,每公斤能只能賺到 30 美元。擁有自己的工廠非常重要,因為制造環節正是當前釋放合成生物技術潛能的瓶頸環節。

        感受到了自有品牌的好處,Amyris 正在全力推進這一模式。公司給出市場預期,2022 年消費者業務實現 150% 以上的增長。被問如何實現這一目標,高層回應:未來業績的增長來源于產品的銷售,而不再是依靠時有時無的訂單模式。

         

        02 新原料帶來新機會

         

        與 Amyris 等公司一樣,中國的合成生物先行者,藍晶微生物在創立早期所選擇的產品并非化妝品。公司成立于 2016 年,基于合成生物技術,進行分子與材料創新,第一個代表技術是可降解塑料 PHA。這一技術目前依舊處于產能放大、與行業下游合作研發產品的階段。2020 年與歐萊雅的接觸成為其了解美妝行業的開始。

        將合成生物學看作新的生產方式,美妝產業一方面希望能夠獲得新的功效原料,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夠迭代工藝,實現更綠色的生產,實現減碳、清潔生產的目標。

        歐萊雅中國研發中心開放創新高級經理徐金洮 Rebecca 表示,在接觸合成生物技術的時候,作為美妝公司會考慮是否能夠用新的技術實現已有原料的一對一替換,這就涉及到以更清潔、高效的方式實現替代。

        即使一些常用的配料也對新的技術有明確的需求。比如硅油、用于增稠、潤滑的高分子尋求替代方案。這些原料或者本身不可持續原料,希望以更清潔的方式生產;或者用量大,希望能夠進一步降低成本。

        美妝巨頭們對中國市場的關注,也給了合成生物技術新的空間。對比歐美市場,中國有更大的增長空間。在美妝產品中,功效性護膚品在中國市占率目前為 20%,在歐美為 60%,在國內還有約 40% 的增長空間。

        像歐萊雅、雅詩蘭黛、資深堂這樣的美妝大牌,要么來自歐美、要么來自日本??v觀一線護膚品牌,明星產品背后都有功效成份的配方。例如,雅詩蘭黛小棕瓶、蘭蔻小黑瓶背后都是二裂酵母及其產物。而其它功效成份如 A 醇、玻色因,也已成為產品的核心競爭力。

        定位中高端抗衰市場的護膚品牌溯華創始人李佳曾表示:「在過去的化學護膚時代和天然護膚時代,海外品牌牢牢掌握了行業微笑曲線的兩端……合成生物學時代的到來賦予了國內外同等的機會,讓國內外幾乎沒有技術代差,甚至在某些生物技術領域中國還處于領先位置,這使國貨品牌從微笑曲線的中底部邁向兩端成為可能?!?/p>

        以新功效成份重組膠原蛋白為例,5 月份向港交所提交 IPO 申請的巨子生物,是全球首家實現這一成份量產的公司。資生堂也是看中了功效性護膚的市場前景,將其視為在中國前瞻布局的細分賽道。

        廈門資悅基金注冊資本總共 5.01 億元,資生堂占股 98%。8 月 10 日,位于江蘇的創建醫療完成近 2 億融資,由資生堂資悅基金領投,投資近億元。華方資本、鼎暉百孚、華立醫藥跟投。創健醫療的核心技術正是基于生物合成方法的重組膠原蛋白。資生堂對媒體表示,「中國膠原蛋白行業當前正處于增速高、盈利強的發展階段?!?/strong>

        無論是原材料廠商、技術平臺公司、還是下游的品牌廠商,都在嘗試布局新技術。玻尿酸、透明質酸原料廠商華熙生物表示,2022 年的發展戰略是建設合成生物研發平臺。像玻尿酸、重組膠原蛋白,隨醫美護膚的消費潮流,而成為行業重點關注的原料。產品的周期也伴隨著上游原料的周期,因此開發新的功效原料,是美妝行業的長期需求。

         

        高利潤的美妝行業為合成生物學提供了驗證技術價值的契機,如同角鯊烷的成功讓市場對 Amyris 重新抱以期待。但活性原料本身的商業價值并不恒定,有冷熱周期?;氐胶铣缮锕镜纳虡I模式而言,設計出最有商業價值的新分子,是這項技術所面對的挑戰。一種材料的成功,僅僅是開始,

        Amyris 的設計平臺上,有超過 250 個儲備項目。公司預計,未來三年將有 10 款成份實現商業化。只有當其驗證了持續開發分子產品的能力時,才具備了一家技術公司的競爭壁壘。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

        挺进风流女市长两腿间

          <del id="pllpl"></del>